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老师小语工作室

文字教学,扎实展现魅力;情感熏陶,无痕彰显智慧。

 
 
 

日志

 
 

《可贵的沉默》拓展阅读  

2010-04-03 16:57: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妈妈,不要送伞来

       不要送伞来,妈妈,
  我喜欢在小雨中
  慢悠悠地走回家。
  我喜欢细细的雨丝
  对我悄悄说话。

  不要送伞来,妈妈,
  我喜欢头上顶着
  外衣裹住的书包,
  变成大雨里机灵的小鹿,
  在五彩的伞群中奔跑。

  妈妈,
  我懂得你的爱,
  但我不是小糖人,
  雨点不会把我淋坏。
  我像街边的小树,
  风雨中更加勇敢、欢快。

    

游子吟

唐·孟郊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注解】:

1、寸草:比喻非常微小。

2、三春晖:三春,指春天的孟春、仲春、季春;晖,阳光;形容母爱如春天和煦的

阳光。

【韵译】:

慈祥的母亲手里把着针线。

为将远游的孩子赶制新衣。

临行她忙着缝得严严实实,

是耽心孩子此去难得回归。

谁能说象小草的那点孝心,

可报答春晖般的慈母恩惠?

 

 

父亲没有生日

在我的记忆里,我的父亲没有过过一回生日。

有一次我问父亲:你的生日是哪一天呢?父亲拉长了脸,很不高兴地说:小孩子家问这个干啥?我说:为你过生日呀!父亲的脸上这才转阴为晴,大大咧咧地说:那就随便哪一天吧,五月端午、八月十五、大年初一,都行!说归说,谁也没有把这些日子当成父亲的生日。

后来,从母亲嘴里知道,父亲生下来就是个孤儿,上年岁的人说,他是从雪地里捡来的,可也有人说他是在逃荒的路上出生的。究竟哪个说法可靠,父亲从没表过态。只知道,每年初一深夜,父亲总要悄悄揣个馒头,带上香纸,去村北烧三张纸,磕个头。母亲问到时,就说是给父母过了个生日。他连自己的生日都不知道,他父母的生日怎么会知道呢?只是表达一下做独生子的心愿罢了。

时间一久,为父亲过生日的事也就渐渐忘却了。

有一年,母亲过生日,看到我们做儿女的都争着给母亲磕头祝福,全家人欢欢乐乐都跟着吃上一顿长寿面,父亲眼馋了。他悄悄对母亲说:我也想过一次生日。”“那你到底过哪一天呢?”“就与你同一天吧!从此,每到腊月初三,我们全家就为父母一起过生日。其实,这一点也不麻烦,只是在给母亲磕完头,也给父亲磕一个头就是了。尽管如此,父亲每每看到儿女们为他祝寿,总是高兴得像个孩子。

自打母亲去世之后,我们已有多年没有给父亲过生日了。我们担心为父亲过生日而使他更加怀念母亲。可后来我们发现,尽管我们不再为他过生日,可他每到母亲生日这天,还是悄悄为母亲煮个鸡蛋,放在床头供着,几天后才吃下。

1992年刚入冬,父亲被确认得了食道癌,医生说最多还能活三个月。我们虽然没把医生的诊断告诉父亲,可父亲眼看着自己逐渐汤水不进,原本强壮身体一天天瘦下去,似乎已感到了什么。腊月初一这天,他把嫂嫂叫到床前,不好意思地说:他嫂,我想……再过一回生日。还照你娘的生日日期过,腊月初三!嫂子点点头。

生日这天,我们兄妹四个都赶来了,我们先为父亲磕头祝寿,接着把生日蛋糕切开,嫂子将一小块带奶油的蛋糕抹到父亲嘴里。只见父亲的嘴愉快地动了几下,眼角却流下两行浑浊的热泪。究竟是对人生的留恋,对母亲的思念,还是对子女为他过最后一次生日的感慨?不得而知。只知道,没过一周,父亲就去世了。据嫂子说,他走得很安详,嘴角仿佛带着一丝满足的笑。

一晃8年过去了,这期间我们虽没有能再给父母过生日,可我们全家却牢牢记住了父母的生日时间:腊月初三,以及这个日子所牵出的一个令人感怀、咀嚼和催人泪下的故事……

 

                      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张晓风)

小男孩走出大门,返身朝四楼阳台上的我招手说:“再见!”   

那个早晨是他开始上小学的第二天。

我其实可以像昨天一样,再陪他一次,但我却狠下心来,看他单独去了。

他有属于他的一生,是我不能相陪的,母子一场,也只能看作一把借来的琴,能弹多久,便弹多久,但借来的岁月毕竟是有归还期限的。   

他欢然的走出长巷,很听话地既不跑也不跳,一幅循规蹈矩的样子。

我一个人怔怔的望着朝阳落泪,想大声告诉全城的人,今天早晨,我交给他们一个小男孩,他还不知恐惧为何物,我却是知道的,我开始恐惧自己有没有交错?

我把他交给马路,我要他遵规矩沿着人行横道而行。但是,匆匆的路人啊,你们能够小心一点吗?

不要撞到我的孩子,我把我的挚爱交给了纵横的马路,容许他平平安安地回来!

我不曾迁移户口,我们不要越区就读,我努力去信任教育当局,而且,是以自己的儿女为赌注来信任的。

但是,学校啊,当我把孩子交给你,你保证给他怎样的教育?

今天早晨,我交给你一个欢欣诚实又颖悟的小男孩,多年以后,你将还我一个怎样的青年?

他开始识字,开始读书,当然他也要读报纸,听音乐或者看电影电视,古往今来的撰述者啊!各种方式的知识传递者啊!我的孩子会因你们得到什么呢?

你们将饮之以琼浆,灌之以醍醐,还是哺之以糟粕?

他会因而变的正直忠信,还是学会奸猾诡诈?

当我把我的孩子交出来,当他向这世界求知若渴,世界啊,你给他的会是什么呢?

世界啊,今天早晨,我,一个母亲,向你交出她可爱的小男孩,而你们将还我一个怎样的人呢?

 

  评论这张
 
阅读(646)|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