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老师小语工作室

文字教学,扎实展现魅力;情感熏陶,无痕彰显智慧。

 
 
 

日志

 
 

以“语文的方式”创造出“语文味儿”(转)  

2010-05-20 15:39:14|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魏星

 

  不少语文课,总让人觉得像是少了些什么。

  少了什么呢?少了语文味!

  语文味儿,语文课的“宁馨儿”——语文课所特有的个性、本色和本体。成尚荣先生说:“语文还要再语文一点,以语文的方式进行语文教育。”这“再语文一点”,就是指的“语文味儿”。用“语文的方式”,上出纯正、浓郁的语文味儿──这,应是一堂好的语文课的标志。

  一、“语文味儿”的个性描述

  “语文味儿”这个“宁馨儿”到底是什么,又是什么样?不妨先以《荷花》的教学加以描述。

  《荷花》语言清新、洁净,短短百字,构成了温婉而轻柔的诗意美。教师引导学生揣摩“白荷花在这些大圆盘之间冒出来”中的“冒”的精妙:

  师:“冒”字美在什么地方,你能说清楚吗?“冒”字可换成什么字?

  生:钻、长、穿、顶、抽……

  师:作者没有用“钻、长、抽……”而用“冒”,肯定有其独特的理解。再读一读这一节课文,体会一下怎样的长才叫“冒”?

  生:毫不犹豫、迫不及待地长才叫“冒”。

  生:这里的“冒”还指荷花面带笑容地钻出来,在荷叶丛中亭亭玉立。

  生:我认为一下子钻出来才叫冒。

  (兴高采烈地长;喜气洋洋地长;兴致勃勃地长;自豪地长……)

  师:选一个你喜欢的词填到这句话中,大声读读,用心体会是不是这种味道。

  师:(点击课件)想象一下,它们长出来想干什么呢?请同学们边看图,边讨论,然后把体会到的感受写下来,可以写一句,也可以写一段,等一会儿交流。

  出示:白荷花在这些大圆盘之间冒出来,仿佛(          

  生:白荷花在这些大圆盘之间冒出来,仿佛在展示自己的美丽,让我们欣赏它的美丽。

  生:白荷花在这些大圆盘之间冒出来,仿佛一个调皮可爱的小姑娘,想看看世界是怎么样的。当她看到那么美,那么神奇的世界,一定会兴奋不已的,或许还想高歌一曲呢!

  生:白荷花在这些大圆盘之间冒出来,仿佛想在美丽的池塘里寻找自己的伙伴,一起去玩耍。

  (仿佛想:跟同伴比美;邀好友跳舞;跟飞过来的蜻蜓亲吻;看日出;把池塘打扮得更美丽……)

  师:还有许多学生想跟白荷花说话,那就尽情地说给你的同学听。

  生:我想说:白荷花,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你更美丽的了!

  生:我想说:白姑娘,你把你一生的美丽献给了人们,献给了大自然。“出污泥而不染”是你高贵的品质,我们羡慕你,喜欢你。

  生:荷花姐姐,你真像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穿着雪白的衣裳在碧绿的地毯上跳起了优美的芭蕾舞,百看不厌,令人陶醉。你能永远留在我们身边吗?

  生:荷花仙子,你在我心中直到永远……

  这“冒”字,形象生动,内涵丰富。教师首先让学生给“冒”字换词,在换词、比较中让学生悟其意。又问:“怎样的长才是冒?”一问激兴趣、拓思路、展个性,在交流中不露痕迹地促成了对“冒”的内涵的深入领悟。然后,“选一个你喜欢的词填到这句话中,读读、体会。”“想象一下,它们出来想干什么?”这样,引导学生诵读、比较、想象、与荷花“对话”,不仅加深理解和丰富了课文内涵,又发展了学生的形象思维和创造思维能力,同时还培养了学生的审美情感。这样的教学不仅是学生对语言文字的实践,更是灵性的涌动、情感的流淌、个性的张扬,富有浓厚的情趣和韵味。

  这种情趣和韵味就是“语文味儿”,这种教学的方式就是“语文的方式”。

“语文味儿”很难用精确的语言来解释。美学意义上的“味”儿,基本涵义就是“意味”或“趣味”。“语文味儿”就是“人——语文”活动中所产生的、给人带来愉悦的审美体验,是教学过程中产生的一种“语感”,一种“整体直觉”,一种美好的精神境界……它们是那么真,那么纯,那么悠久,那么绵长:一丝丝,一缕缕,沁入心脾,润物无声;一字字,一句句,撞击心灵,陶冶情性。

  “语文味儿”是在言语学习的情境中,师生紧贴文本的地面,穿过字字词词的丛林,留连于课文内容的奇山异水、万紫千红之中,被言语所表达的那种意蕴和气息包围着,浸润着,儒同似有若无的和风和天籁,在心与心之间传递、氤氲、荡漾。在那个瞬间,自我、现实、一切的一切,都远远地遁去了,全身心被一种情绪占据了,好像进入梦幻的境界,让人感动,让人沉静……这就是萦绕心头而又妙不可言的语文的言语魅力,语文的人文精神,语文的整体意味。

  这种“味”儿,有时表现在对文本的静思默想中,有时表现在学生摇头晃脑的吟诵中;有时体现在教师绘声绘色的讲解中,有时体现在学生言语交锋的对话中;有时体现在物我两忘的体验中,有时又体现在文思泉涌的言语表达中……

  课文不同语文味儿也不同。有的情感浓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有的富有理趣,“横看成岭侧成峰”;有的词句优美,“大珠小珠落玉盘”;有的情节跌宕,“柳暗花明又一村”;有的平淡中见神奇,“看似寻常最奇崛”;有的理智中见情趣,“道是无晴却有晴”……只要把握了文本的语体特征,就能上出独特的语文味儿。

   “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语文味儿就是工具性和人文性统一的结晶,是言语和精神、主体和客体、感性与理性、有限与无限……达到“天人合一”契合状态出现的“宁馨儿”。语文的个性魅力就在淋漓尽致的“语文味儿”之中。对“语文味”的探寻,即是对语文学习内在规律的探寻,就是对语文本色和本体的探寻。

  二、以“语文的方式”创造出“语文味儿”

  语文教学重在“得他滋味”(朱熹):“须是沉潜讽咏,玩味义理,咀嚼滋味,方有所益”,读书“如饮食,善吃者长精神,不善吃者生痰瘤”。自此,“得滋味”就成为读书的要义:“读书之法……仔细玩味,不可草草。”(陆九渊)“读书有味身忘老”(陆游)“读书不知味,不如束高阁”“书味在胸中,甘于饮陈酒”“唯有书味甘,行行堪没齿”(袁枚)“咀嚼有余味,百过良未足”(元好问)……

  “得滋味”是阅读主体和文本双向运动而产生的整体感受,是读者与文本的情感“交融”,也是读者理解、表现与传达生活的基本方式。

  以“语文的方式”教出“语文味儿”,这是语文教学的应有境界。

  “语文味儿”主要来源于四个方面:第一,是文本的“言”,通过语言本身的内在魅力震撼学生;第二,是文本承载的“意”,通过文本的意象、意蕴、意趣等精神性的东西打动学生;第三,“言”与“意”通过读写听说的言语行为交融在一起,在语文实践中获得语感和美感;第四,言语的主体是“人”,同读一篇文章,每个人产生的味儿是不同的,因为它沾染着、黏附着具体个人的色泽和审美取向,它的产生离不开“人”这个审美主体。

  要教出“语文味儿”,必须按照“语文的方式”来进行教学。这就是:引导学生实实在在地接触文本,接触言语,通过生动、扎实的言语活动让“言”与“意”和谐地融合在一起。语文教学的实质是实现人与文本的内在交流,这种交流,哲学上叫“对话”,语言学上叫“言语主体与言语作品之间的信息交换”,心理学上叫“同化”和“顺化”。一堂语文课能否出味儿,味儿浓不浓,主要就看学生与文本是否发生了这种交流,以及这种交流是否深刻、流畅和完整,“言”与“意”是否完美地契合起来。具体教学策略如:

  “诵读体悟”出滋味。“得滋味”的主要方式是“诵读”。“诵读”不是简单地一读了之,而在于把“写在纸上的语言变成活的语气”(朱自清),在于把“原汁原味”的气韵声调、思想情感传达出来。这是说要学生沉潜在作品之中,忘情地读,美美地读,读出语感和情趣,读出自己独特的感受和理解,读出自己的兴趣和能力,从而达到“味之者无极,闻之者动心”(司空图)的程度。

  教学中,教师要选择恰当的“催化剂”,比如“情境法”,通过创设情境促使学生读进去,如教学《秋姑娘的信》,“秋天来了,天气越来越凉了,冬天很快就要来了。秋姑娘担心起来,不知我的那些好朋友有没有做好过冬的准备。有了,就用火红的枫叶给他们写信吧!”教师生动地描述着,又打开课件,“你们听……起风了,这是秋姑娘的脚步声,她掠过田野,越过山冈,走过森林,飘过江河,你们看(画面上出现飘舞的秋姑娘,孩子们发出‘啊’的惊叹),秋姑娘真的来给朋友送信来了……”就这样孩子们进入了课文情境,他们的脸上写满了兴奋,忘情地诵读着,当读到“咦,树上的枫叶都到哪儿去了?哈,全被秋姑娘写了信”时,都不由自主地做起动作来,进入了一种如幻如梦的境界。

再如“示悟法”,就是学生在诵读时,教师通过声音和其他手段向学生传达自己的感悟。特级教师于永正教学《翠鸟》,就是这样指导学生读好第二节的:学生读“翠鸟鸣声清脆,爱贴着水面疾飞”,师插话“‘疾飞’读得好,让人听了感到翠鸟飞得很迅速”,学生读“一眨眼,又轻轻地停在苇秆上了”,师插话“‘轻轻’再读轻读慢,让人感到翠鸟落得很轻”,随后作了示范,学生读“它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泛着微波的水面,等着游到水面的小鱼”,师插话“注意,这时静极了,读到‘小鱼’,连呼吸都要屏住。大家齐读这一节体会体会”……就是通过这样的“示悟”,学生读出了语感、情趣和韵味。

  “虚心涵泳”得滋味。这是朱熹提倡的读书方法。曾国藩在给其儿子曾纪泽的信中说:“涵泳二字,最不易识,余尝以意测之曰:涵者,如春雨之润花,如清渠之溉稻。雨之润花,过小则难透,过大则离披,适中,则涵濡而滋液。清渠之溉稻,过小则枯槁,过多则伤涝,适中则涵濡而勃兴。泳者,如鱼之游水,如人之濯足,程子谓鱼跃于渊,活泼泼地……善读书者,须视书如水,而视此心如花、如稻、如鱼,如濯足,则涵泳二字,庶可得之于意言之表。”涵泳,就是“浸润”在书中,用自己的全部感觉器官去感觉,去感受,去感知,就像“春江水暖鸭先知”那样去知其冷暖,知其流之急缓,知其味之甘苦。

教学中,应引导学生围绕有价值的问题,走进语言文字的深处,精细化地感受语词的内涵,从而获得审美感、情味感、意蕴感等。“如吃果子一般,劈头方咬开,未见滋味便吃了;须是细嚼嚼烂,则滋味自出,方始识得这个是甜、是苦、是辛,始为知味。”(朱熹)

 “联想触发”得滋味。就是把平面的文字“还原”成生动可感的画面,从文本中“读出形象”。比如读《翠鸟》中描写翠鸟外形特点的一段,就要一边读一边在脑子里“过电影”,想象出翠鸟的爪、羽毛、眼睛、嘴是什么样子,什么颜色的,并将其整合成一个完整的翠鸟的形象;就是与自己的生活经验、阅读积淀相沟通,并能联想到作者的话语和身世、联想到社会和自然的各种现象等等,从文本中“读到自己”,“读出生活”。

  一位老师教学《卧薪尝胆》,在理解“卧薪尝胆”在课文中的意思后,提出“同学们,勾践需要卧薪尝胆,我们要不要卧薪尝胆?”的问题,学生不理解“卧薪尝胆”的另一层含义,当然说“不”,老师就举了例子:“为了中国的航天事业,中国科学家卧薪尝胆几十年,终于将中国第一位宇航员杨立伟送上了太空。”学生顿时理解词语的另层意思,联想到了自己、联想到中国足球等,从而从文本中读出了自己,读出了所熟悉的生活或场景,读出了触动自己心灵的生活情节或人物形象;就是能多问问为什么:作者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么说,这么说有没有道理,就这样不断联想、追问,就能得到作者的真义,得到诗文的真味。

  三、语文教师素养与“语文味儿”的生成

  语文课能否教出语文味儿,关键还在语文教师。语文教师必须是一个“味道十足”的人,他有着理想主义者的浪漫情怀,对语文有着敏锐的感觉,对人生有着独特的感悟,他能将语文课当作一门真正的艺术来追求,从而不断创造自己的实践智慧和教学风格。

  《天鹅的故事》描写了天鹅破冰的壮观情形,让人感动,让人敬畏。薛发根老师教学这一课,利用一切手段激发学生对语文的兴趣,处处留心培养学生的语文意识,如引导学生咀嚼 “利用下落的冲力,像石头似的把自己的胸脯和翅膀重重地扑打在冰面上”中的两个比喻,“像石头似的”的天鹅重重扑打“镜子般”的冰面,这是“硬碰硬”,而且接连不断地扑打,而老天鹅却偏偏不顾及疼痛;这样“敲打”词句,就敲出了人文精神的火花,敲出了天鹅为了求生而闪现出来的生命的美。周益民老师教学这一课,则体现了他的“诗情”追求,请看片断:

  师:同学们读懂了老天鹅的行动,然而你们可明白它的心、它的情?你们就来做一回它的代言人吧?老天鹅啊老天鹅,难道你就没有看到冰面上那片片白羽、斑斑血迹?

生:没有关系,为了大伙的生存,我愿意。

  师:老天鹅啊老天鹅,你像石头似的扑打冰面,难道真是钢铁之躯,就不怕那钻心的疼痛?

  生:不,我也知道疼痛和寒冷,但是为了我们的集体,我必须这么做!

  ……

  师:请你们想着画面各自朗读。(生自读)

  师:冰面没有破,怎么办?(一生读)

  师:冰面还是没有破,再用力!(一生读)

  师:冰面已经被震得颤动起来了,继续!(一生读)

  师:一起来感受这动人的情景!(学生感情齐读,完毕,俄罗斯合唱歌曲《俄罗斯上空的天鹅》响起,全场肃然)

  可以想见,那是一种怎样的教学情景!从优秀语文教师可以看出,语文课教出语文味儿,我们必须具有缪斯心性、敏锐的语文意识和实践智慧。

  “缪斯心性”是超越功利心性的古典心性、艺术心性、诗意心性、儿童心性。有了缪斯心性,就会多一分浪漫,多一分敏感,用审美的方式去触摸阅读,感觉到那春江中的鹅鸭,荷尖上的蜻蜓,沾衣欲湿的杏花雨,吹面不寒的杨柳风;就会在看似平常的文字中发现那感人至深的人性和人情,仿佛看到那老天鹅上下翻飞、前赴后继破冰的动人情景,听懂老天鹅“克噜——克哩——克哩”的丰富内涵,在那广袤的俄罗斯天空,在那遥远的贝加尔湖畔尔,那歌声久久回旋、飘荡……有了缪斯心性,就会从孩子视角打量教材,以儿童的心灵去体会,上起课来就会注意创造人文诗化的课境,启动学生那颗原本就敏感、多思的心,让语文教学有味起来。

   “语文意识”就是对语言文字的自觉关注。上述课例之所以有吸引人的地方,是因为教师从自己独特的语感出发来教语文课。教师的语感是产生语文味儿的重要前提。具有良好的语感,我们必须具有敏锐的语文意识。对任何一篇课文,教师要有总揽全篇的气度,要有咀嚼再三的功夫,不仅了解课文说了什么,更要聚焦于“怎么说”,关注“言语本身的物质存在”,决不能让那些看似细小却又是有血有肉的哪怕是一个字、一个词,乃至一个标点溜走。语文教学就是从一个个标点、一个个词语、一个个句子开始构建学生的言语世界,与此同时构建学生的精神世界,达到“立人”的最终目的。

  教出语文味儿,当然离不开教师的“实践智慧”。如果我们能以特殊的“职业”眼睛,从教材中“掏”出宝贵的东西;如果能通过创设情境、诵读体味、角色体验、联想触发、填补空白等途径,使符号化的课文世界“活”起来;如果我们的语言能“粘”住学生,触动学生思想上、感情上的心弦,让学生欢悦地、投入地、感性地走进文本,在潺潺流动的优美语言中进行体验;在教学设计和课堂之间的“茫茫地带”,如果我们能自如地穿行,从最接近孩子现在的起点,走向离他们最远的终点,作一次愉快的精神旅行;如果我们的教学充分个性化,天然去雕饰,质朴而无华,那么,我们的教学就超越了经验,超越了技术,进入了一种“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的智慧境界。

  “慢慢走,欣赏啊!”不管人们对新课程的理念怎样阐释与演绎,语文课要“把根留住”的理念,应该是永恒的追求。如果我们能够克服功利心态和浮躁心理,将视角瞄准语文本体,以“慢慢欣赏”的态度投入课改,深入探索母语学习规律,着力于言与意这个语文教学的纠结点,那么我们的教学就会洋溢出语文的独特魅力,“语文味儿”这个可爱的“宁馨儿”就会出现在越来越多的课堂上。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