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老师小语工作室

文字教学,扎实展现魅力;情感熏陶,无痕彰显智慧。

 
 
 

日志

 
 

(转) 闫学:还原与唤醒:词汇教学的思与行  

2013-12-27 11:02:26|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原与唤醒:词汇教学的思与行

                                                                                                      闫学

                     

与一些小学语文教师交流,发现令教师普遍感到头痛的问题之一是来自词汇教学的压力:孩子们必须掌握的词汇太多,往往学会了新的忘了旧的,表达词不达意、书写错别字竟成为常见的现象。为此,许多教师和家长都没少费工夫,常常要给孩子补课,反复帮助孩子听写、识记、理解,不仅令孩子厌倦不堪,也令教师和家长烦恼不已。

面对这种情况,有专家建议教师要把词汇教学任务分散到每一节课上,以分散难点,减轻学生的脑力负担;通过每节课留出一定的时间用于复习,以尽量减少学生的遗忘;教师把一些图片、实物、视频等资料适时地应用于课堂教学,在具体的语言环境中掌握词汇,以帮助学生增强记忆……应该说,这些方法确实取得了一些效果。但从目前一线教师的实践来看,词汇教学依然困难重重——显然,原有的这些方法并没有抓住问题的要害。那么,除此之外,关于词汇教学是否还有一些被我们忽略的规律呢?

这些年,在研读教育经典的过程中,我试图寻找一些受到了很大启发。下面,结合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在词汇教学方面的发现,谈谈我对词汇教学的思考。

 

还原词汇的情感色彩

 

尽管我知道俄文中的字词教学可能与汉语是不一样的,但我想凡是针对母语的词汇教学,学习对象又是同样年龄段的孩子,应该总会找到一些基本规律的。

我确实找到了——

 

不是非记住不可的更容易记住;被感知形象的情感色彩在识记中起着非常重大的作用。

 

首先,苏霍姆林斯基强调不应该死记硬背,不让孩子觉得这些东西非记住不可,要让孩子在不知不觉中就能够记住他应该记住的东西。这不仅适用于词汇教学,也适用于其他教学领域,如教孩子阅读、掌握数学规律等等。他认为,死记硬背是会损伤大脑的,它使孩子大脑中那些稚嫩的神经元长得过大,信息过分饱和,可是保证经常联系的联想纤维却衰退了。

我极其认可这样的说法。但苏霍姆林斯基指出的这种死记硬背的危害性尚没有引起我国语文教育工作者足够的重视,我们只是单纯地认为死记硬背无益于孩子的智力发展,但没有意识到它对孩子智力发展究竟造成了怎样的损害,不清楚死记硬背所造成的联想思维的衰退是造成孩子智力低下、学生产生障碍的主要原因。由于我们对孩子的大脑发育、智力发展规律的无知,许多孩子就这样被教傻了,教笨了。

但在当下的教学中,死记硬背现象依然屡见不鲜。我们可以常常看到教师和家长为了让孩子记住某个字词而让孩子抄写许多遍。我在教学调研中发现,有孩子在教师的要求下,把在听写中出错的字写了十几遍,可到了最后两遍却还是抄写错了。这相当于前面抄写的许多遍没有任何效果。这就是死记硬背所造成的后果。正如苏霍姆林斯基的所说,非记住不可的东西反倒不容易记住。

除了强调不能死记硬背,苏霍姆林斯基还发现了被感知对象的情感色彩在识记中的重要作用,因此他主张要使被感知的对象具有情感色彩,将有效地帮助学生进行识记。例如,他教孩子们写俄文中的“露水”一词,曾带领孩子们来到学校的园子里观察露水,看露水是怎样挂在草叶上,挂在成串的葡萄和紫红的李子上,看每一滴露水在阳光下闪光、滚落、蒸发……然后,他和孩子们一起把这些景象画了下来,并在上面题写了“露水”这个词,每个字母都引发了孩子们的联想,孩子们一边画画,一边针对这些字母的形状进行联想,一边轻声读出这些字母。就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们学会了读写“露水”。在后来的几周内,孩子们都继续欣赏露水,创作关于“露水”的画和故事。这就是创造性的学习。在这个过程中,“露水”不仅是一个词,它更作为一个富有情感色彩的形象和能够引发美好想象的故事留在了孩子们的记忆中。我想,孩子们从来没有意识到他们必须记住“露水”这个词的读音和写法,可是他们已经牢牢记住了如何读写这个词;他们不知道自己在进行创作,可是他们创作出了最美丽、最新奇、最富有情感色彩的画面和故事。

为了帮助孩子还原词汇本身的情感色彩,苏霍姆林斯基不断地带孩子们到词语的源头——大自然中去旅行。在那里,学龄前的孩子们用了8个月的时间,不仅认识了全部字母,而且学会了读写。在大自然中,孩子们观察、发现、比较、联想、创作,那些必须掌握的词语,如“花朵”“霞光”“落叶”等,都作为具有丰富、鲜明的情感色彩的被感知的对象,一一展现在孩子们面前,融入了孩子们的精神世界中,不用进行专门地识记,更无须进行枯燥地、反复地训练,孩子们就已经把这些词语化为鲜明的、活的语言来进行使用了。

我想,苏霍姆林斯基的这条关于识记、理解词汇的教学原则可以给我们很多启发。我们不一定照搬他的教学方法,可能也没有条件把字词教学像他那样放在大自然中进行,但是如果我们想方设法把要求识记的东西变成富有浓郁的情感色彩的对象,识记、理解就会容易得多。苏霍姆林斯基的教学实践已经证明了这一点。理解了这一点,我们感到头痛的词汇教学就会找到很多有效的方法。比如,针对某些结构比较复杂的字,我们可以引导学生通过自编谜语、学写艺术字等方式来突破;对于一些反义词、近义词,以及理解一些词汇的褒贬之意,我们可以通过引导学生编写童话故事,把这些词语放在一定的语言环境中进行理解、使用……这些都是把必须识记、理解的东西变成了富有情感色彩的对象,可以有效地减轻学生的大脑负担。令人高兴的是,我在不少教师的课堂教学中,已经发现了这样的教学方法;但在很多情况下,这样的教学还基本处于无意识状态,一些教师尚不清楚其中的学理根据,因此没有在教学中得到重视、强调和更为广泛、灵活地使用。

其实不仅仅是对知识的掌握使我们可以看到这条规律。在心理学研究中出现过不少这样的案例:有人因为生活中发生了突如其来的痛苦的事件,突然丧失了记忆,必须借助催眠、谈话疏导等心理治疗,才能恢复记忆。有心理学家认为,这种失忆并非是大脑皮层细胞出现了器质性的病变,而是人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对那些痛苦的事件,人在潜意识中是不希望记住的。

是的,有些东西之所以长久地留在我们的记忆中,抑或被我们有意无意地忘记,都是因为它承载了我们的情感。那些欢乐的、美好的东西,我们一遍遍地回味,成为永远不会磨灭的记忆,温暖着我们的人生旅程;而那些痛苦的、忧伤的东西,则成为一笔财富,使我们的人生更加富足。

 

 

唤醒那些沉睡的词汇

 

那是一个初秋的日子,空气惊人的透明,天空是那般澄澈、深邃。柔和的阳光温暖着大地,洒在开满荞麦花的白色的原野上,云雀在歌唱,蜜蜂在嗡鸣,树木穿上了各种色彩的鲜艳的盛装。苏霍姆林斯基领着孩子们在树林中散步。孩子们在听老师讲述秋天,讲述自然界的一切生物都在准备度过漫长而寒冷的冬季。苏霍姆林斯基希望孩子们能注意到这一切,倾听到这一切,因此,他用非常鲜明生动的、充满情感色彩的词汇去描述这种美:

 

教师讲的话带有审美色彩,这是一把最精致的钥匙,它不仅开发情绪记忆力,还能深入到大脑最隐蔽的角落。

 

苏霍姆林斯基正是用这把最精致的钥匙,轻轻地开启了孩子们的感情和记忆,然后他建议孩子们用自己的语言描述看到的一切,描述心中的感受。孩子们说:“一群白天鹅渐渐在蔚蓝色的天空里消失了”;“啄木鸟敲击着树皮,整棵树都发出响声”;“路边开着一棵孤零零的野菊花”;“鹳鸟站在巢边上,向很远很远的地方眺望,它在想什么呢?”;“一只蝴蝶落在菊花上,它在晒太阳……”孩子们叽叽喳喳地说着。  

每一个孩子都是诗人。当我们调动了孩子内心深处最高尚、美好的情感,让他们置身于这诗一般的境界中,孩子们从心底流出的也是诗一般的语言。令人惊讶的是,在这些优美的语言背后承载的是细腻而鲜明的思想,是孩子们自己的眼睛看到的真实而美好的世界,而且他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已经学会了用语言感受并表达自己看到的一切。更难能可贵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们得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思维的快乐,得到了莫大的享受。

我不禁想起了我所听过的一些课(包括在我的课上也不可避免地出现过),很多孩子对老师的讲解抱着无动于衷的态度,怎么也不能打动他,点燃不起他眼睛里的渴求知识的火花,仿佛这些孩子的思维停留在遥远的地方,是教师无论如何也唤不回来的……对于这种现象,相信每一个有责任感的教师都曾经深深地困惑过,苦恼过。关于这一点,苏霍姆林斯基作出了明确的回答。他认为,如果词汇不是作为创作的手段而活跃在儿童的心灵里,如果儿童只是背诵、接受别人的思想,而不去创造自己的思想,不用词汇把这些思想表达出来,那么,他就会变得对词汇缺乏领会力,因此儿童对教师的讲解表现出冷漠的态度也就不难理解了。他建议教师要像防止最大的危险一样防止这种冷漠的态度,防止儿童那种黯然失色的目光,要把生动的、使人激动的词汇装进儿童的意识,并且装进去之后,还得操心,不要使它变成一支干枯的花朵,而要像一只离巢飞去的歌鸟,尽情地欣赏周围世界的美丽。
  我想,苏霍姆林斯基的建议实际上包括了一个很重要的思想,那就是:知识到底是什么?知识不仅是目的,还是手段,是获取新知识的手段。同样,学习语言也不该是一味地“积累”,而要把语言变成思考与表达的工具和手段。可是在我们的头脑中,我们的教学目的就是让学生获取知识,而且这种知识的获取数量越多越好,因此教学过程也就是学生获取知识的过程。长期以来,这种思想在我们的头脑中根深蒂固——难道教学除了使学生获得更多的知识,还会有别的目的吗?“记忆,保持,再现”成了我们一贯遵守的教学原则。但事实却令人不得不深思:许多学生的语言苍白,辞不达意,受过多年的语文教育后还很难写出流利明白的文章。虽然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我们没有让孩子头脑中那些积累的词汇活起来,变成自己的思想输出去,的确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学生已经获得的知识并没有变成掌握新知识的手段,没有变成思维的工具,具体到那些已经在学生头脑中积存的词汇,并没有活跃在儿童的心灵里,没有变成自己的思想表达出来,那些词汇僵化得如同一潭死水。由此我联想到当今的语文教学,“积累”是被提及最多的词汇之一。但究竟什么是“积累”,怎样“积累”?“积累”后怎样运用?许多老师恐怕没有仔细地考虑过。
  我注意到很多学生在老师的建议下建立了读书笔记,记录自己在读书时的感受和见过的妙词佳句,由老师不定期地进行检查。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五年级女孩的读书笔记本,精美的封面,雅致的页笺,里面被女孩抄满了一个个优美的句子,还有大量的归类成语,可谓妙词佳句大荟萃。我被女孩如此认真的学习态度深深地打动了,心想这个女孩的作文一定很棒吧!但当我打开女孩的作文本时,一种深深的失望与惊讶的情绪淹没了我。这个女孩的作文成绩平平,随意挑选几篇仔细阅读,发现她在读书笔记本上记下来的那些妙词佳句并没有出现在她的作文中,还有些句子简直连通顺也算不上。这种现象使我百思不得其解。我们总是强调“积累”,这个女孩“积累”了那么多词汇,为什么看不出对她的写作有所帮助呢?究竟是什么原因使“积累”失去了它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这些在大脑中“沉睡”的词汇“醒来”呢?
  其实,苏霍姆林斯基已经作出了回答。仔细想来,那些优美的词汇并没有作为一种手段活跃在儿童的心灵里,儿童只是在接受,没有创造。也就是说,积累本身成了目的。那些词汇虽然数量可观,但它们是一只只被困在笼子里的鸟,没有自由,渐渐失去了飞翔的力量;它们是一支支干枯了的花朵,没有颜色,也没有芳香。事实上,学生的思维离不开词汇,我们很难想象离开了词汇我们的思考何在。也许有些思考我们没有觉察到语言的参与,但是当我们在思考逻辑性比较强的问题时,我们就可以明显地感觉到语言的参与了。多年来,科学家的研究也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人类的思考是借助于语言而进行的,没有语言,就没有思考。上文提到的女孩,虽然积累了大量的词汇,但那些词汇并没有深入到她的意识之中,没有成为她思考的工具,没有成为她观察世界、表达思想的手段,那些词汇并没有“活起来”。
  那么应该怎么做才能使这些沉睡的、僵死的知识“活起来”呢?教师要善于在儿童面前打开通往周围世界的窗口,在学生的脑力劳动中,引导学生借助词汇来思考,进行生动的创作,认识客体、事物、现象和周围世界,并且认识其极细微的差别,深入思考这些差别。同时必须指出的是,来自教师的美的语言称为一把最精致的钥匙,正是用这把钥匙,我们可以在孩子们面前开启一个无限的美的世界,并且引导孩子不仅欣赏、而且参与创造这个世界。

  

(此文已刊发于《语文教学通讯》2013年第1期

  评论这张
 
阅读(4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