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老师小语工作室

文字教学,扎实展现魅力;情感熏陶,无痕彰显智慧。

 
 
 

日志

 
 

(转)教育改革,须推翻新“三座大山”  

2014-03-28 20:29:37|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改革,须推翻新“三座大山”

□吕志军

    以课改为核心的教育改革正在全国各地如火如荼地进行。

    在当下,再没有词汇比“改革”一词使用频率更高。教育的发展没有止境,对不完美不合理的地方予以革新,当然是好事。然而,透过各种“革命”、“颠覆”性的语言,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对教育运动式的折腾。今天一个范式,明天一个样本,教师无所适从,学生苦不堪言,而行政管理者,却乐此不彼。为什么?因为有“三座大山”在。

    一座大山,是扭曲的政绩观。在一个“典范”被叫响的时候,我们总能从这些典范的背影中读出“强力推进”的味道,一方面当地行政在“强力推进”,一方面学习者谋求改变自己,也跟进了“强力推进”。教育改革,自然是可以顶层设计的,然而有一个更不容置疑的问题是:教育其自身的发展规律,如何在强力推进中被遵守、被尊重,学生的成长规律是否被重视、被保护。行政推进,固然可以令教育改革“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倏忽之间打开局面,人喊马嘶一派热闹景象,而热闹掩盖的却是“风去也,落红无数”。君不见,有的地方一个县甚至一个地区,只允许使用一种模式(或曰样本)教学。有的课堂,老师讲课的时间被严格限定在5分钟或10分钟,整个年级只能使用同一个导学案。行政推动的结果是,学校间的区别没有了,学生间的差异被消除了。教师的个性被抹杀了,剩下的是被硬生生塞进来的“大一统”和“一刀切”。

    教无定法,学无常态,这是常识。为什么很多地方还乐于犯这样小儿科的常识错误?根源就在于“出政绩”。为官一任,雁走留声,人过留名。三年任期说长很长,每天都有开不完、烦死人的会议;说短又短,三年过去也就了了几篇年终总结。但三年之后,仕途是升是迁,就在这年终总结中是否有改革、有创新、有突破、有跨越,但教育功效显现的隐性和长期性,很难在3年或者5年内有这样的巨大成绩。于是乎,就只能“强力推进”——它至少让别人看到 “我在动,而且在大动”。至于动的合理与否、科学与否、能持续发展与否,“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新官上任,因此也会再起炉灶。这也就是一个个典型被塑造、被推出后,迅即又销声匿迹的原因。基于此,许多课改典型的寿命仅是35年也就不难理解了。

    一座大山,是畸形的价值观。教育一直在强调树立学生正确的情感、态度、价值观。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社会的价值观与他们被需要树立的价值观相差是如此之大。看看周末补课的壮观景象吧,看看选择名校的学业竞争吧,看看高考路上全社会为学生拉起的密不透风的保护圈吧。这些都在证明什么?读书重要?读书改变命运?切!当学习沦为考试的工具,当分数作为唯一衡量学生好坏的标准,人的命运还没来得及改变,读书的命运就已经改变了。人的价值取向应是多元的,多元的程度与社会文明的程度成正比。把一切寄托于分数的时候,教育就已经死了。教育是人学,崇尚的是人的价值,而分数决定人的优劣的判断,恰巧的是对人的价值:兴趣、情趣、志趣、特长、个性、涵养、素质等等的公然扼杀。古人说:行行出状元。现在流行的是千军万马上名校,万人亿人考公务员,每个家庭都在做同一个梦:我的孩子只能成功,不许失败。什么是成功,就是当官,就是挣钱,什么“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什么“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全然成废话。

    而对于学校,本该是引周遭于光明之地,树风气于社会之先,在这种社会风气裹挟之下,完全抛置了教育的斯文与尊严。沦为金钱的奴隶,投身权力的裙下。如果说性侵、贪腐,只是个别校领导和教师的行为,那选择明哲保身,甚至大肆迎合社会歪风,迎合跋扈权力,则是教育界公开的秘密。学校的价值观已与教育的本质渐行渐远,它是社会不正风气侵袭的必然结果,也是教育界丝毫无自保和抵御能力的必然归宿。

    一座大山,是错误的改革观。教育的发展是缓慢的,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在几千年前,大教育家孔子与众弟子围坐而论“仁”。孔子对各生所述之“仁”一一施以精妙点拨,这种学习的方式,这种以学生为主体、老师为主导的教学理念——如果那时有这么时髦的词的话——在近几年重又被大讲特讲,并被提高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不过令他老人家没有想到的是,即使今天所提到的内容是他几千年前就使用的,可是他的专利却署上了别人的名字,不但如此,有一些居心叵测的人还要革他的命,把这种课堂称之为革命。不知道这是对中国优秀教育传统的无知,还是对优秀教育经验的污蔑。孔子的事例一方面说明教育发展是缓慢的螺旋上升过程,甚至在有些时候还可能有倒退。另一方面说明,现在的改革观是多么的急功近利。不是所有的完善都能叫改革,不是一切修补都可以称为改革,也不是一切改革都要 “打碎一个旧世界,建立一个新世界”。何况教育这个“世界”还真的未必是旧的,一无是处,需要完全敲碎的。

    观古今中外的教育,其核心从大处讲无非教与学的关系的处理;是“教”多些,还是“学”多些,或是二者并行不悖。从课堂环节看,也无非是预习、上课、巩固(复习)、拓展(迁移)。教育工作者所要做的,就是不懈地努力,优化教学关系比例,优化教学环节,精心打磨各处细节。这些工作,在原有基本框架下进行,因而就是一种修补,一种完善。何况在国外,在以前,这些工作也许早就有人做过,只是没有被发现或广泛推广而已。如果从唤起注意,扩大效果层面讲,用改革一词也勉强说得过去。可把这种完善与补充硬要加上“革命”、“颠覆”、“独创”等修饰,就未免过于自夸,也对先人太不厚道了。

    在这种改革观指导下:除了暴露浮夸的作风,浅陋的学识和狭小的心胸,还能带给教育什么呢?

    教育不是一个筐,谁想装啥就装啥。改革不是一个标签,谁想贴它就贴它。教育的发展,学生的成长,事关民族未来,它本来需要轻松、和谐、享受自由的阳光与和煦的春风。而扭曲的政绩观打乱了教育的平静,畸形的价值观让教育跑偏了方向,错误的改革观让教育陷于盲目。这“三座大山”不除,教育不可能有真正的进步,也永无宁日。

    我们渴望一个情境:学校安静地矗立在绿阴之中,没有应接不暇的检查、评比、指导,没有行政级别的高低贵贱;校委会有条不紊地研究着学校的办学方向,学科特色;教师和学生朋友般围坐,或学习研究,或激烈争论,或慷慨陈词;家长在学校的引领下,静静欣赏孩子在自己的兴趣中快乐成长。

    诚如斯,那就是春天到了。

    教育的春天。

  评论这张
 
阅读(23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