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老师小语工作室

文字教学,扎实展现魅力;情感熏陶,无痕彰显智慧。

 
 
 

日志

 
 

关于“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案例分析与思考(转)  

2017-02-05 09:52:26|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区别到底在哪儿

——关于“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案例分析与思考

李竹平

2011年版《语文课程标准》明确指出“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语文学科就是为引导学生更好地掌握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奠定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基础服务的,“语言文字运用”毫无疑问地彰显了语文之所以为语文的最基本的特质。在现实的语文课堂上,怎样的内容选择和操作策略才是指向“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教学,还没有真正清晰起来,因此,我们有必要对某些具体的教学案例进行分析和甄别,从而确保课堂教学能实实在在地在引导学生“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正途上下工夫。

先来看看教学《草原》第一自然段的两个不同片段:

片段一:

师:请大家自由地读一读课文的第一自然段,想一想哪些句子写了老舍先生来到草原所看到的,哪些句子写了他的感受。

(学生自读圈画,然后在教师组织下汇报交流。)

师:老舍先生看到了什么?

生:看到了草原的天空和草原上的景物。

师:草原的天空是怎样的?

生:那儿的天空比别处的更明朗,空气也更清新?

师:为什么呢?

生:草原上没有灰尘。

师:所以老舍先生看到这样的天空,就有了怎样的感受?

生:他很愉快,想高歌一曲。

师:老舍先生眼中天底下的草原是怎样的呢?

生:一碧千里,而并不茫茫。

师:为什么并不茫茫呢?

生:因为有小丘,有羊群。

师:小丘是怎样的?羊群又是怎样的?

……

师:我们再来看看,老舍先生写他看到的草原美景,是按什么顺序写的?

生:先写天空,再写天底下。

师:也就是从上到下的观察顺序。总体来看,先写了看到的景物,再写什么?

生:写他的感受。

……

片段二:

师:老舍先生一来到草原,就惊喜不已——这次,我来到了草原。(出示第一句话)他为什么如此惊喜,他到底看到了怎样的大草原呢?下面让我们一起随着老舍先生的文字走进美丽的大草原吧。他用文字在我们面前展现了一幅怎样的草原画卷?细细品味之后,你是不是也会惊喜不已——(出示)这次,我随着老舍先生的文字来到了草原!

(学生自读,圈画品味。)

师:告诉大家,你从老舍先生的文字中看到了怎样的草原?

生:我看到了那里的天比别处的更可爱。

师:老舍先生是怎么让你看到了那里的天比别处的“更”可爱的呢?

生:老舍先生说“空气是那么清鲜,天空是那么明朗”,连用了两个“那么”,说明空气的清鲜和天空的明朗一下子就给了他深刻的印象,还给他带来了“满心的愉快”,使他“总想高歌一曲”。

生:他用自己的感受来进一步说明草原的天的确比别处的天更可爱。

生:我觉得天底下更是美不胜收。瞧,在天底下……(美美地朗读描写草原“一碧千里,而并不茫茫”的四句话。)

师:的确是一幅迷人的画卷!让我们轻轻地闭上眼睛,再听这位同学朗读一遍,边听边想象,这些文字会在我们的眼前展现出怎样的画面呢?

师:置身草原,放眼望去——

生:我看见了一片无边的绿色的海洋。

师:老舍先生说——

生:在天底下,一碧千里,而并不茫茫。

师:“一碧千里”,那是怎样的景象?

生:碧草连天,无边无际都是绿色的。

师:全是绿色,一定十分晃眼,一定是茫茫的一片。老舍先生看见的一碧千里的草原却并不茫茫。这是为什么呢?

生:因为四面都有小丘,到处都有羊群,所以并不茫茫。

……

师:再轻轻地读一读这几句话,你发现老舍先生是怎样让我们也身临其境,欣赏到了如此迷人的草原风光的?

生:他抓住了草原一碧千里的特点来写。

生:他运用了美妙的比喻。将羊群比作白色的大花,草地比作无边的绿毯,这已经很形象了,老舍先生还用了一个“绣”字,仿佛羊儿都有一双巧手,是那么可爱……

……

师:这是怎样的画面,是怎样的境界啊!让我们再次跟随老舍先生的文字,尽情地欣赏草原的美景吧!

(师有感情地朗读,学生入情入境地读,师生合作朗读。)

师:置身这样的草原,你会有什么样的感受,你想做些什么?

……

师:老舍先生当时有怎样的感受,他想做些什么?

……

以上这两个教学片段,学习的载体,即语言材料是相同的,但选择的具体教学内容和操作策略却明显不一样。这里的不一样,其实质性的区别到底在哪儿?我们试图围绕语文学科的核心任务——学习语言文字运用——来做一番探讨。

区别之一:学什么——教师心中有“谱”与没“谱”

我们经常讲要根据具体的教学目标来科学选择和创生具体的教学内容,但是许多教师在目标定位上就表现得不明不白或者定位不当。从上面的第一个教学片段中可以看出,教师的目标定位看似指向“怎么写的”,实际上于学生的真正读书活动而言,仅仅指向文本“写了什么”,也就是只关注了内容,没有关注语言形式。为什么这样说呢?教师不是关注了观察和表达的顺序了吗?

首先,“怎么写的”并不仅仅是针对观察和表达的顺序而言的,如何遣词造句,运用怎样的表达策略,选择哪些描写对象等等,都属于“怎么写的”范畴;其次,领会作者观察和表达的顺序,是不是适切的学习目标,值得商榷。如果我们意识到在人教版教材中这是五年级下册的一篇课文,我们就会发现,从第一自然段中领会作者观察和表达的顺序并非适切的学习目标,从整篇文章入手领会游记的一般表达顺序才是适切的学习目标。就第一自然段的学习而言,体会作者对具体景物的精笔细描以及描写与抒情相结合的写法才是适切的、指向“怎么写的”合适目标。再次,片段中教师大部分时间都是围绕“老舍先生看到了什么”“小丘怎样,羊群怎样”这类没有多大思考价值的、仅仅指向“写了什么”的问题展开教学活动的。试想,五年级的学生反反复复阅读课文,为的就是回答这样肤浅的问题,读书还有什么滋味,阅读课堂还有什么吸引力!

再来看看第二个教学片段。一开始教师就在导语当中明明白白地指出阅读聚焦的对象是老舍先生的“文字”,让学生紧紧抓住文字来品味。组织交流时,教师不是停留在让学生了解老舍笔下的草原是什么样子的,而是要求学生探究表达的奥秘——老舍先生是怎样把草原美景呈现在读者面前的。解开了语言表达的奥秘,其实包含了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两个角度,一是运用语言文字来更好地理解内容,一是在感受具体语言文字表达效果的基础上习得语言文字运用的具体策略和方法,进而在表达实践中形成相应的语用能力。我们还看到,这个片段中,教师选择的学习内容所对应的目标符合学段要求,且充分考虑了文本特性,定位科学、适切。正是学习目标定位不偏不倚,课堂学习才同时呈现出智性和诗性来。

区别之二:怎么学——教师心中有“法”与无“法”

“学什么”与“怎么学”是紧密相关、不可分割的。往往,学习目标和内容决定了学习方法和策略的选择,同时,学习方法和策略直接影响学习的效果,甚至还会改变学习目标的指向和内容的落实。所以,有人提出,在语文教学中,“学什么”和“怎么学”同样重要。那么,上面的两个教学片段在“怎么学”上的区别具体表现在哪儿呢?

最显性的不同是教师自身角色的定位。第一个片段是典型的教师本位的课堂,他从提出学习任务开始,就已经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学生了——老舍先生写了自己所看到的和所想到的。正因为教师强势,他总是要保证问题的答案只能是他意料之中的、可控的,所以教师的问题就没有发散性和思考价值。这里其实只有教师的“教”,没有学生的“学”。第二个片段体现了学生本位,教师只是学习活动的策动者和对话者,他的问题中不隐含硬性的观点,尽量避免用暗示性的问题绑架学生的思维和观点。从教师这样的提问中可以看出这一点来:你从老舍先生的文字中看到了怎样的草原?你发现老舍先生是怎样让我们也身临其境,欣赏到了如此迷人的草原风光的?教师始终关注的是“你”,即学生自己的思考和观点,而不是迎合老师的看法和口味。

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为了达成具体的学习目标,教师预设的学习线路图是不同的。第一个片段的学习活动是从文本内容到文本内容,第二个片段是从文本内容到文本形式再到文本内容。前者的目的止于理解,后者的目标指向运用。第一个片段中,教师带着学生先从整体上寻找“老舍先生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再往细处寻找“小丘是怎样的,羊群是怎样的”,虽然在理清内容之后也提醒了学生梳理一下作者的观察与表达的顺序,但其目的还是为理解内容服务的。第二个片段中,教师引导学生将文字转换成画面与情思来体会文本内容,而理解内容的目的是为探究表达的秘妙服务的,即作者是怎样将具体的画面和情思形象生动地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教师并不是将学习活动停留在表达方法的领悟上,而是引领学生带着这份领悟又回到文本内容之中,从而使文本内容与表达形式同时得到观照,进而得到内化。这就是我们所提倡的“以读促悟,以悟促读,积累与表达言意兼得。”

“怎么学”的定位也与“学什么”一样反映了教师对课程特质的理解和对学习内容的策划。语文课程的核心任务是学习语言文字运用,这是科学合理的课程目标定位。同时我们要认识到,这里的语言文字特指的是“祖国的”语言文字,是汉民族的语言文字,而非英语、日语等其他民族或国家的语言文字,即语文课程是母语教育的课程,它承载着民族精神和文化传承的重要任务。作为母语教育的语文学习,应该充分考虑汉语言的特点,即使是对语言形式、表达方法的体会与习得,也不能过于抽象和概括,更不能止于理性的提炼和总结,而要重视感悟、涵咏,重视积累和情境中的迁移,使理解与运用和谐共生,相互促进。这就要求语文教师要准确把握语文课程的特质,在文本解读时既从“学什么”的角度选择、创生教学内容,又从“怎么学”的角度对学习内容进行契合汉语言特性和儿童需要的学习活动与流程策划。对比上面的两个教学片段,第二个片段即是一个积极的范例。

综合上述分析,语文课堂该如何落实“学习语言文字运用”这一核心课程目标,关键还在于我们语文教师是否真正吃透了语文课程的核心理念,是否能真正从学生语文能力、语文素养提升的角度来策划学生的言语实践活动。回望自己的语文课堂,作为一名语文教师,你将何去何从呢?一家之言,聊作参考。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