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老师小语工作室

文字教学,扎实展现魅力;情感熏陶,无痕彰显智慧。

 
 
 

日志

 
 

李玉贵《分心虫》课堂实录与评析  

2017-05-16 14:37:35|  分类: 名师教学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在课堂的中央

——李玉贵《分心虫》课堂实录与评析

师:请你们把学习用具都收到桌子下面,一个都不许留;【评析:课堂这样开始,让人恍惚这不是舞台课,而是;一、明确写作要求,寻找素材并分类;老师放PPT(速度非常快,一闪即过),上面有三层;师:谁看到刚才上面有哪三层文字;继续放片子,一张许多虫子的片子一闪即过,然后是“;一个学生举手起来描述:分心虫胖胖的,身上有谁在课堂的中央

师:请你们把学习用具都收到桌子下面,一个都不许留在桌子上。注意老师话一说完,你就要把事情做完。注意,老师话一说完,你就要把事情做完,话没说完不许行动。再来一次,请你把文具从桌洞里拿出来摆好。动作要轻,不要发出声音。老师话一说完,就要做完。

【评析:课堂这样开始,让人恍惚这不是舞台课,而是一节在教室里的常态课,从训练孩子最基本的听指令做事情开始。听指令做事,我们通常会认为这是一年级教室里才会做的事情。或许正是这种“通常认为”,让我们忽略了许多孩子在这件事上的表现实际上大大打了折扣。上课铃响过两三分钟,课堂准备还没到位的现象在许多中高年级甚至初中教室里都很常见。表面上看是一个细小的习惯问题,而背后则是对时间、对秩序的漠视。】

一、明确写作要求,寻找素材并分类。

老师放PPT(速度非常快,一闪即过),上面有三层文字。

师:谁看到刚才上面有哪三层文字。(无人答理)。

继续放片子,一张许多虫子的片子一闪即过,然后是“分心虫”三个字定格。 师:谁看到分心虫的样子了?

一个学生举手起来描述:分心虫胖胖的,身上有许多小点点。(老师再把片子回到分心虫图片。)

老师在教室中移位,提醒学生眼睛跟着老师动。

【评析:对听的习惯、专注的习惯的培养贯穿整节课。课堂进行到这里,如果我们还只是把这节课仅仅当作一节作文课来听,一定会错失很多。毕竟,所有的学科教学最终指向的都是完整的人的教育。】

师:分心虫专门吃掉课堂上的分心事。

PPT放“课堂上的分心事”

师:谁看出这个句子的关键词了。

学生在位子上说“分心事”

师:分心事,其实前面还有一个关键词,对,课堂上。它只吃哪里的分心事?课堂的分心事,好,看一下。

放片子,一个坐在板凳上动作幅度特别大的孩子,脚抬得老高。

师:你在课堂上是这样分心的吗?是这样吗?不是,你才不是这样分心的,没错。你愿意跟分心虫分享一下分心的事吗?因为你愿意跟它分享一下分心的事,它就可以从地上爬起来,继续有活力、圆滚滚胖嘟嘟。它只吃分心的事,你有没有分心的经验?每个人呆会儿要给我五个你分心的经验。有人跟我说,老师,我不会分心,那我告诉你,那不是人。等下我要看到你的手指在数,回想你的分心事,想到我都没想到的。

学生都在想,短暂的冷场。

师:很难想吗?不要想着你们老师在这里,班主任在这里,局长在这里。行行好,行行善,分心虫就是吃小朋友的分心事,只能在课堂上。再确认一下关键词,两个关键词,一个是课堂,一个是分心事。李老师已经逛一圈回来了,再给你一点点机会。

【评析:回忆课堂上的分心事,是学生在这节课上指向写作的第一个活动,即寻找素材。在这里,老师先是用富有儿童趣味的任务——分享分心事去喂饱分心虫来唤起学生的记忆,同时又注意到学生不愿意当众说糗事的心态,强调是人都会有分心的时候,以此来引导学生回想真实的分心经历。或许是还没完全进入上课的状态,或许是不敢说上课分心这样的坏事情,课堂上沉默了约一分钟。这样的时候,老师除了耐心的等待,又恰切地捕捉到了学生的小心思,消除他们最后的心理“防线”——不要担心自己的老师就坐在下面,让分心虫吃掉你的分心事就好了。】

有学生举手或是和同位小声交流。

师:老师还没有说开始,可以动吗?老师什么时候会说结束呢,李老师站到这里,微微抬抬头,就表示时间要结束了,这样懂了吗?两个人轻声讨论。李老师这样从你们身边走过,能不能听到?不能唉,声音大不行的。只有你们两个人能听清楚,我偷听的话可以听到,但是我走过去不能轻松就听到你们说话的声音。那就太大声了。两个人一起努力去凑五个吧,小声开始。

【评析:经过前面的冷场,现在终于有学生蠢蠢欲动,想要发言展示了,按照我们一般的心理期待,这些想要发言的学生不正好救了冷寂的场子吗?应该赶快让他们起来说啊。可是,李老师却又一转,让学生先两人一组互相说。

佐滕学说过,一间润泽的教室里,老师和学生总是在围绕伟大事物——知识,进行了着相互传接球的活动。我们见惯的课堂上,这种传接球活动始终是固定的线路——老师把球抛出,一个学生接住,再传回给老师。之后再换另一个学生重复一样的路线。学生与学生之间几乎没有关联。于是,“老师”自然地、又习以为常地成为课堂的中心。此时的课堂,李老师不接学生举手要抛来的球,而是让他们与同学互传,这是不是在向学生暗示,学习不是为了获得老师的肯定,而是为了学习本身呢?当然,这样做,也就让每个孩子都有了表达的机会。】

学生两人一组回想分心事。老师发现最后有一个人单着,就走过去告诉他们当然是三个人一起了。

师:时间到,一秒都不能让我等,上课时间就是这么少这么珍贵。今天是11月几号?

生:30号。

师:30号起立。

老师径直走向第三排一个学生:我知道是你,不用起立了。

【评析:整堂课上,老师自始至终都不急着让那些争先恐后举手的孩子说话,而是把更多的机会给不举手的学生。我们心里都很清楚一件事,把手举得老高急着说话的孩子大都是学习相对优秀的,如果他们先说,无疑是对另一部分学生、尤其是学困生思考机会的剥夺。还会让教师从他们的优秀表现中获得一种错觉,认为全班学生都已经学会了。而那些不举手的孩子,可能是害怕,可能是还没太思考清楚。同样是教室里的个体,这些孩子才真正是需要帮助的。教学的根本意义也正在于能让这部分学生感受到教室环境的安全,能够由模糊走向清晰,从而在课堂上获得成就感和意义感,还有尊严感。】

生:付老师,数学付老师在讲那个射线的时候,我就想到外星人飞碟底下那个光。

师:来写,自己写,李老师不会帮你写。

老师一回头发现学生没有到黑板前:哎,我说来写,人怎么没来。转过身来没人。

师在黑板上板书“想”:你想什么,我不知道,自己写。

老师边说边在“想”字下面画条横线,让刚才发言的同学写上说的事情。

师:11号在哪里?

没人应。

师:要赶快举手让老师知道你在哪里。11号在哪里,你们班没有11? 学生说没有。

师:那你来好了。

生:就是那个,就是我上体育课跑步的时候,我就是在那里想中午要吃什么。 师:你也来写。请问一下,我上面贴了一个标签是想,这位同学是不是也写在这一类?是。哦,不对,我是看到老师点头,不是看到小孩子点头。请问他的也是想,是不是和他写同一类。

学生说是。

让发言的学生去写。

继续请其余学生分享分心事。

师:太慢了,碰到谁就是谁,我就喜欢不举手的。来,我一点到他之后,你要把手放下,眼睛看谁?

【评析:已经有孩子被老师点到发言了,为什么还有很多学生把手举得老高?学生这些习惯性地表现,难道不是教师一直在课堂上追求“虚假的繁荣”的后果吗?学生急于发言更多地是想着展示自己。展示自己没有错,但不习惯去倾听别人的观点则不利于学习真正发生,更不利于课堂生态的形成。】

全班学生:他。

师:他是谁?我已经点他了,他叫什么名字?

学生报名字。

老师没听清:去掉姓怎么叫他?——晨曦。

生:就是,就是有一次,就是——

师:有没有感受到全班同学都面向你了,所以你要转过来面向全班同学说话。 生:就是有一次李老师上课的时候,我在底下吃东西。

师:这是一个勇敢的课堂。真是高难度哎,上课要吃东西,来,写下来。很难的事,而且吃的时候,老师还没有发现。恭喜你,不对,不能这样说话。我特爱不举手的人。

老师板书“吃”,并画上横线。学生过去写。

【评析:除了让学生回忆分心的事情,还在帮助学生把这些事情进行分类。这是本节课上,指向写作的第二个活动。为什么要对这些事情进行分类呢?因为不同类别的事情在写的时候,所涉及的写作知识与技术是不一样的。在后面的课堂上,李老师就针对“想、做、与别人一起做”等不同类别的事情的写法分别进行了指导。我们在进行作文教学时,也会带着学生去回顾生活,寻找素材,也会让学生先来说说这些素材,但不会对材料进行分类。为什么?因为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想的事、单独做的事、与别人一起做事”等,在表达上有哪些不同的侧重。教师写作知识的缺失是导致作文课困难的根源之一。】

师边走动边说:我已经走到这里了,你眼睛要看谁?不是看老师,是看老师点谁。你知道了我要点谁,你的手要赶快放下。说话的人,大家都在看着你,你要看着同学。

生:就是上语文课的时候,我要喝水,因为太渴了。

师:太渴了,要救命。现在有了上课在想什么,上课在吃什么。不谁讲吃不准讲想,还有吗?有别类的吗?

老师走到一个孩子面前:他很棒,他没有说有,所以我只能选他。

师面向这个学生:你很棒,你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你已经知道我要点谁的,就要练习把手放下,然后把你的能量传给他,所以他就能够放心地看着大家说话。

【评析:整堂课上,李老师诸如此类与教学内容无关的提示非常多,所有这些,都能让我们感受到老师带着学生在努力打造一节互相关注、互相尊重、互相倾听、互相帮助、安静而又温暖的课堂。不得不再次确认,如果仅仅把这当作一节作文课来听,真的会错失很多。】

生:就是早读课的时候,我不想读书,就夹着一本搁那儿看。

老师让该生继续到黑板上写下来。不会的字写拼音。

师: 他是在做别的事。还有别类吗?真的吗,你从教室走出去就回家了?还有别类?还有别类。

老师走到一生面前:你为什么把手又放下,你在烦恼什么?

生:上语文课的时候我在睡觉。

全班大笑。

师:请问一下你有没有睡着?

生:太困了;师:太困了,好,他为什么困我们还不知道;师:原来睡觉是做一种事,我今天才知道;有生举手;师:真的还有别类,不能为了编类,然后乱编一通给我;生:就是上英语课的时候,我简直不能看到dog”;师:所以它是哪一类?;【评析:这部分活动,需要重点关注的是教师的评价语;生说想;师:它是想那一类,你去写在想那一类下面;一名学生一直默默举手;师:他真的一点声音

生:太困了。

师:太困了,好,他为什么困我们还不知道。睡觉属于哪一类,你们告诉我。 学生说做事。

师:原来睡觉是做一种事,我今天才知道。我在问还有没有别类。如果睡觉算做事,又不是新的类别,还有别类吗?

有生举手。

师:真的还有别类,不能为了编类,然后乱编一通给我。

生:就是上英语课的时候,我简直不能看到dog”这个词,你知道吗?因为”dog”这个词,我就想起我家狗。

师:所以它是哪一类?

【评析:这部分活动,需要重点关注的是教师的评价语。当学生说到这些分心事时,他们所考虑的不是如何把这件事情表达好,而是事情本身曾经给自己留下的那些或搞笑或紧张的感性印象。在写作中,这些感性印象很重要,但只有感性印象还不足以支持完成一篇文章,还需要对这些感性印象进行理性的加工。李老师在与学生的对话中,有意把谈话的重点指向这一阶段的学习目标——给事情分类。给事情分类是本次写作必经的环节,把它突显在课堂的中央,老师和学生一起围绕着它辨析,让学生对自己模糊的感知作有意识地观照。】

生说想。

师:它是想那一类,你去写在想那一类下面。还是没有突破新的类,我要结束喽。没有时间呢。还有没有新的类别?

一名学生一直默默举手。

师:他真的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我真的很敬佩他。

生说:上语文课的时候,我坐第四组的时候,靠着窗户,我就向窗户外面看。 师:它归哪类。

生:想。

师:还有吗?已经过了十五分钟,没有别类我要放弃喽。

生:就是英语老师上课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她在说啥,哎哇哇~然后我就想我的游戏怎么升级呢。

师:没有新的类吗?所以接下来我要扣分哪。因为你们举手都没有突破新的

类,我很有耐心地等了三次,三次都没有突破新的类,请坐。

还有一名学生举手

老师走过去:你确定?

然后转向全班:她胆子很大,我说我要扣分,她还敢举手。

生:上数学课,老师讲那个角的时候,我就跟我同位在下面说话。

有生说这还是做事一类。

师:但是她的做是另外一类,她是跟别人。这是跟别人,害别人一起分心。你写一下。手放下来。思考的时候你要练习分类,因为我们今天要写作。老师已经说明举手的时间过了,不然要上到晚上九点,你们要留下来吗?

【评析:到这时候为止,我们可以发现,学生才对自己所说的事情有了大致的类的概念。只有经过这样的训练,学生对于取材才会多一些自觉意识,才会知道取之的原因所在,然后才会在自觉中形成有目的、有针对性地筛选素材的技能。】

大家都摇头

师:时间是有限的。写作的时候一定要有一段时间像刚刚这样,脑袋在取材。我刚才已经说举手的时间已经停止了,脑袋要分类。最分心的事情已经分了好多类,你决定你要选哪一类,想好了吗?我不知道,打开你的作文本。老师话说完,事情就要做完,而且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停下来就不要动了,听下一个指令。最重要的是下面这句话——写一行,空一行。说一次,说一次我的话。

全班重复:写一行空一行。

师:可是你呆会儿写的时候一定会忘记,因为你在专心写作,你可以在第一行第三行第五行第七行前面打一个勾,免得你呆会儿忘记。我话说完了,你勾打完了吗?一三五七,写一行空一行是呆会儿要修改的时候有空间。有的人打在沟沟里面,有人打在沟沟外面,都没有关系。现在选择一件分心的事开始来写。五分钟,开始。

【评析:真的是由衷赞叹李老师教育之体贴。写一行空一行,并且要提前做好标记。好的教育,永远都是防患于未然,而不是去做消防员。】

二、确定写作材料,动手写作。

学生开始写,多数还在思考。

师:很好,脑子一片空白,不知该写什么,很正常。不要看别人,写你的经

验。李老师现在只看你有没有在专心写字。背是直的。

五分钟后,老师拿孩子的作文投示,请生读:今天上数学课的时候,我真的很饿,就偷偷地在桌子下面吃零售。(其中,我真的很饿,是打了添加号后写上的。)

师:“我真的很饿”是不是李老师说要把这一页写满的时候,你才加上去的。 生:不是的,就是刚刚写完,感觉这里真的是少了一点就加上了。

师:太好了!写作就是这样子填填补补去修改来的。即便是作家,出一本一本文学作品的作家,所有的作品都是修修补补得来的。好,五分钟,你写了多少。现在还要练习一件事,帮我记得这个小朋友写什么,全班帮我读一读。

生齐读一遍刚才的作文。

师:呆会儿还要回到这儿来吭。我们要练习(写)一件事。练习(写)什么事呢?你可以告诉我,是你们刚才都说到的。

【评析:五分钟结束后,许多孩子只用两三句话就写完了自己的分心事。所展示的作文,一共只有三个分句。对照课标,一个四年级的孩子写成这样,实在离标准太远。如何让这一句简略的、概括的话变成一段或是一篇表达清楚、能吸引人阅读的文章?李老师的做法是教学生去慢慢修改自己的作文。于是,老师在评价它时,抓住孩子表现出的修改意识,并且把这种意识当作全班的榜样。接下来,则教给学生具体的修改技巧。】

三、修改习作——拆解动作。

师投图片,图上一个孩子坐在板凳上弯腰捡铅笔: 可以告诉我这个小朋友分心在做什么事吗?

生:捡铅笔。

师:这个小朋友是在捡笔。好,李老师给你一个任务, 你往前想也可以,你往后想也可以,你往前想往后加也可以,把这个小朋友分心的事情变成十个动作。(你)刚刚写字的那个旁边,不是有个空白的地方吗,在旁边写,每个人告诉我,除了捡笔,他还有什么动作。

一生:捡橡皮。

师:不是,那张图,除了捡笔,你还看到什么动作。手放下,想十个给我,跟刚才一样,不要不停地举手。你刚才看的是大动作,现在要看小动作。他目的

是要捡笔,算你清楚。有的很棒,他不止想到动作,他还想到神情、姿势。不是只有这张图,你自己想前面会发生什么事,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怎么会没有十个呢?

学生默默地想。

:全班起立。我话说完,动作做完,而且没有声音,而且不会有再动的。讲完十个才可以坐下。想快啊,我要看到你数了几个。努力想就会有结果。两个人小声地合作一下。

【评析:从哪里着手修改呢?学生之所以没把事情写清楚、具体,主要原因是他们眼里没有细节。老师以“捡铅笔”这个大家都熟悉的动作为例,首先教孩子细化动作。】

学生互相交流的过程中,老师说:李老师打个折,能够想六个就可以坐下,两个人合作,小声哦,我要走过去了。

师在走动,察看。

师:李老师看到大家这么努力,两个人想出四个的就可以坐下了。四个就好了。

有生坐下。

又过了不到一分钟,师:时间到,请坐下。给我一个词,除了捡笔,其它的动作。

【评析:李老师提出让学生加进去十个连续的动作,就是在引导学生根据生活经验还原捡笔之前可能发生了什么;捡的那个瞬间,整个身体还有哪些动作同时定格;捡笔之后又可能怎样。尽可能像电影中的慢镜头一样,把“捡”这个动作分解开来,让事件丰满起来。至于是否一定要加上十个则不是重点。】

师对着一生。

生:就是,那个??

师:就是要去掉。

生:他的手撑着桌子,那个手捡笔。两个腿坐在板凳上。

师:那个手撑着桌子,那个手在捡笔。

老师面向全班:请问他怎样说比较清楚一点?

有学生说:左手右手。

师:左手右手,好,别人已经给你帮忙,你再说一次。

老师对着其余学生:现在只看他有没有比刚才说得更清楚。

生继续:他的左手撑着桌子,右手捡笔。

师:右手怎么样去捡笔?

生:右手放在地上去捡那支笔。

:听不太懂。

生:右手??他的左手握在那。他的左手撑着桌子,右手??去捡笔。 师:谢谢。因为他花很多时间去分辨哪一只是左手,哪一只是右手。反正他是一只手撑着桌子,请问他为什么要撑着桌子?

全班:怕摔倒。

师:怕摔倒,这一只手伸长了,要去捡笔,捡到了吗?

生:没有。

【评析:这个学生的表达还有些混乱,相较之前,他总算注意到,在“捡”的同时,还有“撑”这个动作。】

师:所以你们两个到底凑出了几个?不知道。你看看他的前面是什么样子? 投示一张图,动作在捡笔之前,男孩眼睛转着的样子。

师:连眼神都能写啊。这个样子加前面,刚才谁有去加前面?后面也可以加。那张图只是个引子,你要动手去加。

有学生举手想起来说。

师:手放下。两个人去把十个动作凑好,写十个,要是八个就八个,六个就六个。那个捡笔,要想跟人家说清楚,那个过程会是什么呢?要两个人讨论,不是自己很厉害,自己写自己的。对,写在空白的地方。

生两人一组合作写动作。

师:对,就在空白的地方写动作好啦。第一个动作,箭头;第二个动作,箭头;第三个动作,箭头。这样我才能知道。

师:剩十秒。

老师发现有一组学生没动笔:你们两个没写,要一起讨论写,动作。第一个动作是什么,你要跟他讲。

两个学生互相说了。

师:他说捡笔,他说打开铅笔盒;生继续写;师:好,时间到;师:至少比捡比多一点嘛;生不说话;师在等;【评析:尽管老师已经明确告诉学生要在“捡”这个动;师:请问笔为什么会掉?不想写作业,那笔掉了;一生:加玩笔、怎么转笔,然后当小李飞刀“chua;同学大笑;师:太好了!你看,四个动作,谁知道他刚才说哪四个;生:他首先不想写作业,然后把笔拿起来在那转——嗖;师:还有

 

师:他说捡笔 ,他说打开铅笔盒。所以,打开铅笔盒在捡笔的前面还是后面,你们两个要去商量。写东西要两个看得见,只有一个看得见不是讨论。写在一个人的本子上就好。

生继续写。

师:好,时间到。谁有十个?很难呢。谁有五个?也很难呢。谁有四个? 我要请上课时候想看窗外这个小孩说一下。

师:至少比捡比多一点嘛。

生不说话。

师在等。

【评析:尽管老师已经明确告诉学生要在“捡”这个动作之前或之后加上其它的动作,甚至已经有了前面“撑”的示范,但还是有学生不知该加上什么。真实的课堂就是让人如此的挫败和无力。在一般的公开课上,这样的现象往往会被教师掩盖掉。】

师:请问笔为什么会掉?不想写作业,那笔掉了。中间可以加什么,我们可以一起帮他的忙啊。不想写作业的笔掉了,中间可以加什么?帮他把想法说完整。

一生:加玩笔、怎么转笔,然后当小李飞刀chua(第四声)”一下把笔扔出去了。

同学大笑。

师:太好了!你看,四个动作,谁知道他刚才说哪四个动作?你再说一次,说慢一点。

生:他首先不想写作业,然后把笔拿起来在那转——嗖,感觉很无聊,然后当小李飞刀,“chua(第四声)”一下扔出去了。

师:还有拟声词——“chua(第四声)”,呆会儿把这个拼音拼出来。所以,这样是什么意思?就是写一件事要写详细。谁知道我们刚才在做什么事?叫拆解动作,讲一次。

全班重复“拆解动作”。

【评析:至此,教师为学生搭完第一个写作支架——拆解动作。这一段的课堂生涩而又艰难,磕磕绊绊。然而,真正的学习历程不就是这样的吗?总感觉所追寻的答案、所要驾驭的某项本领就在前面不远处,但总是触之不及。内心的热

情与焦灼、勇气与失望交错缠绕,整个人仿佛置身于一处混沌的迷雾之中,那一缕通向出口的光束时断时续。在这个过程中,深谙学生心理的老师如同引路的向导,时而用打折的诱惑、时而借助同伴的鼓励与帮助,慢慢引着学生朝向学习目标。】

师:现在不管上课偷喝水的,上课看窗外的,不知道你写什么的,不要继续写了,想想你刚才那些,有哪些动作可以补进去的。回想,呆会儿告诉我就行了。

老师发现有学生想动笔写:谁在拿笔,手上没笔,用眼睛看刚才的草稿就好了,你刚刚写的还可以加什么新换的动作,呆会儿用口头告诉我。有四个人下巴在桌子上,为什么桌子上会有下巴,可不可以告诉我。

生看草稿,想。

师:好,现在拿着你的草稿给隔壁的同学说你可以加什么,不准动笔,开始。 生互说。

师:至少加四个吧,不能只有加一个。

老师走动,观察。

师提示:你给隔壁的同学说,隔壁的同学听到一个动作就数一下。每一个同学都要想,隔壁同学把那一件分心事拆解成几个动作。你刚才没写没关系,你现在用口头加进去,再给你想一分钟,想好的跟隔壁分享。隔壁要帮他数。

生再次互说。

师:现在不是讲那个图(老师范例的图),是讲你的分心事,你的分心事。 师:好,时间到。刚刚谁是只有写一行的?这里,念一下。现在你说一下你的分心事。全班帮忙数一下。

老师试着帮他加上开头:他上课觉得老师讲的都懂了,所以不想再听了?? 但这个孩子没领会老师的帮助:上英语课的时候,我??和我同桌吃东西。上数学课的时候,我和我同桌在讲话。

师:讲了几件事?

生:两件。

师:不能讲两件,只能讲一件。

生:上语文课的时候,我和我同桌也在讲话。

有学生在下面补充:刚才讲的是上英语课的时候,他在往外看。

师:又没了?

师:这有没有细化?有没有细化动作?一个人往外看很难写的。等会儿告诉你往外看怎么写。现在想到的动作比刚才多的举手。有没有比你原来的多?有没有?好手放下。刚才在做什么事,要把动作写详细。

【评析:“捡铅笔”的教学不过是个范例,目的是让学生通过对捡铅笔的动作拆解体验,迁移到自己所要写的课堂分心事上。但是,有些学生没能够完成这个迁移。这也表明拆解动作的技能并没有被学生真正掌握。用李老师课后的介绍,这样的训练根本不可能是一次完成的。事实也是如此,写作教学应该是一个一个系统化的课程,而不是一节一节零散的课。】

师再次用之前捡笔的图作例子给学生讲:现在看一下图。这个小孩子的眼神,这小孩子在想什么就不知道了。你听老师这样说,上语文课好无聊呃,我就偷吃东西,这个理由一写,改你作文的人会不会给你高分?改作文的人说我干吗要看一个很无聊小孩的作文,自己又不好好学,作文也不怎么样,我就不看了。请你比较老师第二个例子:上语文课的时候,老师讲到哪一课人物的对话,其实这些我都明白了,听着听着我就分心了,这样写,人家想不想看你的文章?懂意思的举手。好,手放下来。原因。

(教写整件分心事发生的原因。)

师:每一个图,你的脑袋都有十个动作呃,不只是笑而已,跟刚刚比较,每个图你要有十个动作。好,请你告诉我,刚刚在这里有人给我说,他捡笔的时候抬脚了,你同不同意?当然同意了。但是没有看这一幅图的人,只看你写的文章,说捡笔要抬脚,人家读得懂吗?读不懂。谁知道他捡笔为什么捡到需要抬脚?

生:离得远。

师:太好了,因为笔离得太远了,他伸手又够不到,连脚都抬起来,还差两公分。知道意思的举手。好,手放下。所以刚刚的动作只是其中的一个要求,你还要把那个动作的前因后果一起写出来。懂意思的举手。好,手放下。现在换我问你了。刚才是我教你的。有人捡笔捡到屁股都翘起来了,谁知道什么原因

生看着老师不知道。

师:看图不要看我。没人举手不能下课。你要练习为什么一个人捡笔需要把屁股翘起来。我捡笔都不需要把屁股翘起来。

生:因为太远了。

师:滚得太远了。那他为什么不站起来去捡?

生:他在上课。

师:太好了!因为他在上课,怕被老师发现。只要把这些写进去,哪里是十个动作而已。懂意思的,觉得比较容易的点点头。好,现在看一下,你知道他捡到哪里去了,想看吗?

师投示新的图,图上有一个穿裙子人的半身图。

师:请问那个穿绿色裙子的是谁?

生:是老师。

师:嗯,是老师哎,所以,课堂上的分心事,除了写动作,我下句话是关键呃,还要写什么?

生在下面说

师:除了写动作、神情等,还要写——谁记得我们这节课在写什么的分心事?课堂,所以你一定要写上什么课。

生说课名。

师:我不知道,我是说你那件分心事,老师在上什么课,我不知道。而且,一个很会专心的小孩,一定会仔细注意老师在干啥。请问你是像第一张图那样大喇喇的分心吗?不是,你是偷偷摸摸分心的。你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因为你要注意老师在上什么课。那你要找到机会玩。所以,今天我们来练习写一个东西。刚才老师已经说过了,能不能这样说,语文课好无聊哦,就开始写你的分心事。怎么无聊都要写清楚。

老师再次示范如何写分心的原因:我真的很想好好上体育课,但我没有运动细胞,一打那个排球我就头晕。你要把那个原因写清楚。写分心的事,要把动作写具体。要具体就要把那个动作拆解,接下来你还要写什么呢?老师在上什么课。例如,老师正面向黑板解题的时候,怎么样,对,我就趁机在下面玩。可是老师已经转头了,有同学回答了。我不知道你要怎样,你让你的分心事和环境合着写,不然,你就像刚才那样写三行就结束了,写不下去了。这个分心的事件你到底有什么想法,我是不知道啦。

【评析:吴忠豪教授曾经分析过,小孩子写作文存在的普遍问题是多用单句。

由于多是单句,语意就不容易丰满,让人读起来觉得干巴巴的。这节课上,学生写出的文字也暴露出同样的问题。李老师引导学生给每一个动作加上可能的原因及可能引发的结果,实则是在训练学生把描写动作的单句变成语意更连贯清晰的复句,甚至句群。】

四、把握不同类别分心事的写作方法。

1、“想”类的分心事。

老师投示一小孩子的图片:这是一个小朋友写的,上课的时候他光想看窗外。请问他有没有分心?

师:看起来他很专心,连笔也没有玩。他上课在做什么事呢?他都没有动。 师继续投示小孩子眼睛看到的地方:他在看哪里——时钟。他在看哪里——教室的天花板。他在看哪里——自己的课桌要。他在看哪里——看前面同学的衣服。他在看哪里——看窗外。看今天是下雨还是下雪。谁来猜一猜,这个小孩上课的时候为什么一直看着别的地方而没有看课堂?你要不要猜猜?因为他上课很——你要不要猜一下他为什么不看课堂?

生:因为他不想上课。

师:他真的不想上课,连第一个他都听不懂。所以他这样想来想去。有没有一个主题?但他这样想来想去还有另外一个可能,他的爸爸病了,他有心事,没办法专心上课,就去想别的事了。他想来想去,有没有一个主题?

生:有。

师:这分心的故事,想来想去,你要有一个主题,听懂的点点头。因为要写完六百字才能回家。我现在在帮你回家哦,你没写完就不能回。这么多老师在看,我又不能随便放你回家。如果你要写想来想去,你要把他的心事一起写出来。好,再来。

【评析:课堂之初,学生回想分心事并分类时,就有一类属于“想”的事情。这类事情如何去谋篇?李老师通过以上例子,让学生意识到,无论你想到哪里,所想之事要有一个主题,这是这类分心事写作的重点。】

2、一个人“做”的分心事。

大屏幕上闪过一本图画书的照片,老师问:哎,你要不要看这个图画书?这本书叫什么,警官巴赫尔和警犬。

师讲图画书,大致内容是一个警官经常去给小学生上安;师:他是怎么知道的?;生说记者来了;师:记者来了他怎么会发现?看电视,看记者的视频就;师:刚刚已经跟你说了写这件事,第一要写上课老师在;【评析:绘本故事中的警犬就像个调皮的孩子,总能在;3、和别人一起“做”的分心事;师投示一个学生写的上课分心事片段(事前准备好的很;生:;师:不是,他是写和别人一起玩啊;请问如

 

师讲图画书,大致内容是一个警官经常去给小学生上安全课,以前每次上课,小孩子都不听他的。可是有一天,这个警官收养了一只狗,并训练它各种动作。然后带着小狗一起去给小孩子上课。警官每讲到一件与安全有关的事,小狗就会在警官身后配合做着动作,小朋友们都听得非常很专心。但是当警官一回头看小狗时,小狗又端正地站着,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你们上课是不是也这样?然后,警官继续,小狗又重复一样的把戏。你的分心事如果这样写,整个事件就会很丰满,懂意思的点点头。要让你的分心事和环境是交错着写的。可是有一天,发生奇怪的事,因为他演讲太好了,有记者来看他上课,他才知道小朋友们上课时看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小狗。

师:他是怎么知道的?

生说记者来了。

师:记者来了他怎么会发现?看电视,看记者的视频就发现了。好,这个书很有趣。你们可以去图书馆找找。

师:刚刚已经跟你说了写这件事,第一要写上课老师在教什么,你怎么分心的。第二个,如果你分心被发现了,别人会怎么想。

【评析:绘本故事中的警犬就像个调皮的孩子,总能在脱离警官视线的瞬间有“分身”的精彩表现。故事为了突显这只分身有术的警犬吸引人之处,使用了衬托的表达手法。用警官的浑然不知、听课孩子的热情投入,把那只小狗的聪明滑稽可爱表现得淋漓尽致。对于四年级的孩子来说,这样的表达技巧,单纯从理论的层面来教,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李老师用学生爱听的故事来诠释,把抽象的概念转化成形象生动的语料。故事在学生心里生了根,故事中的人物及其周围环境交错出场的顺序也在学生心里生了根。】

3、和别人一起“做”的分心事。

师投示一个学生写的上课分心事片段(事前准备好的很简略的几句话,两个小孩子上课的简短对话。)

生:

师:不是,他是写和别人一起玩啊。读文字。

请问如果作文最高分是五星,你要给这个小孩几星。

生说一星。

师:你们一当老师就很严格。现在看一下(师接着念另一段,加上了一些动作细节。)刚才你给他一星,现在你会给他几星。

生:四星。

师:你们一当老师就很仁慈。好,现在再看一下。老师刚才说一句话,谁记得。对,作文是改来的。他不希望只做一个四星的小孩,他又努力了。

投示第三段话(在第二段的基础上,加上了更多的修饰性的词语,以及周围环境的句子):看他又增加了什么。“看”是什么?是动作。先怎么样再怎么样是什么?顺序。然后,“向他做了个手势”,那个动作是有方向的。好了,不要再讲了。李老师已经讲这么多,你们已经很无聊了。现在你们的抽屉里头。我还没说动,看谁在动。你的抽屉里有一张这样的,请你跟你隔壁的小声讨论。谁在动,六个人在动。李老师要看喽,看什么呢?看你们是不是两个人都同意了才圈。圈什么呢?圈你觉得是好的修改。不是字多就是好的。你们要两个都同意才圈呃,不能一个猛圈。李老师要看只看两个人有没有互相讨论了。现在小声讨论,哦,我还没有说开始哦。等会儿李老师站在这里说停的时候,手上有没有东西?没有。眼睛看谁,看老师。

师:好,两个一起,开始,三分钟。材料在两个人中间。很好,先安静地读,不要急着去圈。聪明的小孩有一半,我看出来了。是两个材料都要读,分别读,要读出声音来。读下面的时候,眼睛要看上面的,对照着读。是小张的,另一张收进抽屉。

学生两人一组开始。

师:下面是很好的修改,讨论后圈出他有效的修改。要词哦,不要圈长长的句子,要用词当作单位。下面跟上面对比。他做的哪些你觉得是有用的修改。

【评析:学生对比分析语料时,老师强调以词为单位,是为了细化学生对文字的感觉,细化对事件的感知。范例中一个一个的词指向哪里?自己的作文中只涉及了哪里?两相对比,才会知道朝哪个方向修改自己的作文。】

师走动观察。

师:要用笔圈出来。圈的时候要以词作单位。对,这是他第二次的修改。 师走动帮助一些还没有按要求动起来的学生。

师:圈好了,我的下一个任务是。你的右边是不是有线,右边的线要告诉我

你圈出来的那么多词,到底增加了哪些类,你要去分类。这些到底是增加了什么呢,有人说动作。那就是一类,还有没有别类?自己去分类。不要担心分类对不对,你自己为那一类取名字。

师:这些到底是哪一类,第一个第二个,看你们整理出哪几类,你要看得出他做什么努力呀。

师:有人很聪明,李老师都说动作,他就不写动作。因为他发现那一类的动作都是怎样的动作,你再看一下你圈的动作都是哪一类的动作。这一类的动作都很——能——

生说。

师:是的,都是很小心的动作。上课分心的动作都是精挑细选的啦。

师:请问“微微的”这是什么词,这一类是什么词?什么“微微的、轻轻的”,这是什么词啊?“悄悄的”是什么词。它不是动词。

有生说状态。

师:状态,太好了。它是程度的词,状态的词。它又是另外一类,它不是动词。

老师边走边看:哦,有的好早就写出来了,好厉害。有人说有时间的词,有没有看到?还有哪一类的词啊?位置的词,方向的词,非常好。那个动作,如果你写方向就会很具体啦。

师:如果你分类分好的人,动作的部分,你再回去看一下哪一些动作,你标是第一项,哪一些时间,是第二项,你就回去那些词标二。再回去看一下那些词。

师继续看:时间到,我预计会有四个人手中笔来不及放下。时间到,不只笔放下,而且眼睛看老师哦。把这个材料放抽屉,我话已经说完了,现在回来看你刚刚写的。请问一下,你现在有没有办法把刚刚的写成这样,有没有办法?不知道,那写就知道了,看一下,怎么样才有办法写。这是哪一类——动作。刚才已经说了,他的动作都很——很小。这是什么词?有状态的词。这是什么词,位置。太重要了,因为你只能写几件分心事,一件,你要把位置写清楚。所以,到底增加了什么呢?动作非常地细小。回想一下呃。第二个是什么,时间非常的短暂。当老师转头的时候,当我正玩得开心的时候。当我,老师发现的时候,赶快把《哈利波特》推回抽屉。当什么的时候,都是很短的时间。好,再来。那个工具呀,

书呀,如果刚才那个“他”改成小明,语料是不是更清楚?好,不要再说了。

【评析:老师利用多幅图片教学生拆解动作、还原“想”类分心事的课堂场景,用图画书教学生把事情与环境交替来写的技巧,图片和图画书,都是非常直观的工具。苏霍姆林斯基说过,使用直观教具只有一个目的,即帮助学生思考,并最终摆脱直观教具。在教学最后一类“和别人一起做的分心事”如何写时,老师给学生搭的支架便摆脱了图画,而是直接使用文字。当然,这一活动依旧是有阶梯的。先是给学生三个梯度的作文片断,让学生在充分的对比之后,再从中提炼出对写好分心事真正有帮助的各类词汇,从而为自己的写作打开思路。】

五、归总写好一件事情的要领。

老师投示一张概括好的写作要领并逐一解释:

分心原因,说分明。二、细化动作,写具体。三、搭配环境,相衬托。四、体悟感受,当结尾。

【评析:老师直到课堂快要结束时才向学生呈现这些要领,是在学生亲身经历过相关实践活动之后才被提炼出来,规律的抽象性就被消解了,从而成为学生写作时真正有用的拐杖。】

师:所以现在呢,把你的分心事,为什么分心写第一段,你怎么分心的写第二段,你要不要结语写第三段,我不知道。只有两段也行。标题你自己定。不是“一件分心的事”(当标题),而是那一件分心的事,你自己定标题。写完六百字才能回家。好,请开始。

师:哎,这一页稿纸几个字啊?

生说三百。

师:那写完三百就可以回家了。你就写满一面就可以回家了,我都是打折的。 最后让学生回学校写。

【总评:一节课,老师教了很多写作知识,即便是写一篇小说,有时也不过是用到这些知识。但是,综观全课,又会发现老师只是为学生搭建了一个又一个实践写作活动的平台,并没有专门讲什么知识。所有的知识都是藏在课前准备好的、具体的各种材料中,学生借助活动对这些材料使用、分析,再运用到自己的写作中,形成技能。

一节课,老师讲了很多话,但听起来并不觉得聒噪,很多时候甚至还会让人

忽略掉老师。这大概是因为老师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基于学生写作的需要,而不是为突显其它吧。好的课堂,总是会把大家的目光聚集到学生身上,聚集到师生共同追寻的伟大事物(知识)身上。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这节课实际上是一个课程的浓缩版。就像课堂上老师教学生拆解动作那样,作为老师的我们如果准备教学这个内容,同样需要对涉及的所有内容进行拆解,以保证一堂课练好“一个动作”。】(徐州市泉山区太山小学李敏)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