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老师小语工作室

文字教学,扎实展现魅力;情感熏陶,无痕彰显智慧。

 
 
 

日志

 
 

阅读教学还是崇尚“学术性阅读”——兼谈理性与感觉的关系 (2016-10-18 21:07:46)  

2017-05-09 18:08:16|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问两位东部卓越教师培训班的好友:“你现在对少年闰土留下的印象最深的是什么?”一个从小在农村长大的朋友说:“银项圈、月下刺猹……”另一个从小在城市长大的朋友很坦率说:“不太记得了!”然后我追问那位在农村长大的朋友说:“你这个印象是因为你教过这篇课文呢?还是从小读了这篇课文之后留下的?”朋友回答得似乎不怎么肯定。
  我这样问是为了探索少年闰土是不是会在所有的人心中留下这样的印象。答案看起来并不是这样的,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对少年闰土留下深刻的印象。这是其一。而且,我仔细回忆自己,我觉得我之所以对少年闰土留下跟那位在农村长大的朋友差不多的印象,可能还跟课文的插图有些关系。
  笛卡尔教给探求真理的方法是,只要是值得怀疑的,我们应该直接抹煞,而留下那些最为肯定的东西。在这里这个最为肯定的便是,少年闰土并不能在所有的人心中留下那美好的印象。这一方面是因为读者自身阅历的问题;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因为对鲁迅文字不够感兴趣的原因。
  这是第一。
  第二个可以肯定的是,鲁迅对少年闰土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这样一来,我们一方面给予了任教的孩子充分的尊重,我们虽然可能对闰土并不能产生深刻的印象,但我们可以探讨鲁迅为什么会对闰土留下这诸多的印象。甚至,那些对闰土并不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将这个作为学习课文的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我想,这就所谓理性的力量了。
  今天有一位非常重量级的名师谈到了关于教师教学时“真阅读”的问题,大致意思是,很多教师在解读教材时往往是本着“教材要教什么或者考试可能会考什么”的原则来编织教学内容的,而教师自我的阅读感悟往往不能参与其中。
  这自然是一个问题,也就是我们的老师常常在教学所谓的“公共知识”,教师自我带有生命的阅读体验却很少会真实地告诉孩子。这也导致了老师也很少顾及了孩子们的阅读体验。这显然会造成了孩子们对语文学习的倦怠。因为,整个语文学习并不是生命之间真诚的碰撞。
  所以,我倒是很赞成这位重量级的语文名师在阐述观点时提到的一个所谓“学术性阅读”的词语。也就是,语文阅读教学往往是教师与学生就文本真诚沟通的过程,教师有一个想教的知识,教材也有一个想呈现的知识,学生也有一个想学的知识。大家不妨“坐”下来进行一个相互的沟通。教师巧妙地传达自己想教的知识,并一起与孩子认识教材想教的知识,并力求解决孩子想解决的问题。
  在连我们是否真的对少年闰土留下深刻印象都表示怀疑的情况下,我们还是不要先入为主,仿佛自己真的被鲁迅的作品打动了,这种“看起来”的心理状态可能会导致对孩子的强迫。所以,我是很赞成,在学习之前先让孩子自己提出问题来;第二,让孩子认识文本,鲁迅确实从闰土还没来就盼着了,这充分说明鲁迅小时候所受的桎梏,并且说明鲁迅(或者“我”)是第一次见到农村的孩子,这确实是值得探讨的话题。第三,作为已经阅读过《故乡》或者知道中年闰土的老师来说,可能还有孩子们没有的体验,自然也可以提出来。同时,如果对于鲁迅语言特色有研究的,可能还能给孩子就本文讲一些鲁迅小说“诗化”语言的特点。
  我写这篇稿子的目的是,语文教学需要摈除一些“感觉”上的想当然,而要回到对文本的理性阅读,也就是所谓的“学术性”阅读。
                                                                                            江苏省宝应县城南小学 陈林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